当前位置:小洁小说网>都市小说>太情切> 934 大君毒尊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934 大君毒尊(1 / 1)

);

在花瓣绽开的那一刻,红色的光芒像是海啸一般,向四周呼啸而去,瞬间将整个大陆,都变成悬浮其上的孤岛。

阿鼻地狱的强大决力场,则被这力量瞬间冲垮,归于无尽。

而那数百万的围观者中,站在前面直面浪头的那数万人,瞬间被这巨浪淹没,然后完全融化其中,尸骨无存。

在场十几万拥有决赋的人,直到惊愕地看着数万人被夷为灰烬,才终于反应过来,立刻开启的决赋,将全部决力汇聚到一起,形成了一个巨型屏障,想要抵御这海啸。

然而,十几万人的力量汇聚到了一起,才总算勉强挡住了这海啸,不过也只是短短一瞬间。

很快,红色的浪头掀翻所有的屏障,死伤不计其数。

荒原之上,纵使还有活口,却除了婉妍,再没一个还站着的人了。

这时,所有人的心,都被恐惧溢满了。

那是作为人,对死亡的力量发自本能的恐惧。

在所有人的心中,就只有一模一样的一句话:

沙华,觉醒了!!

与此同时,在亡生大殿中,宣奕等人全都被捆在大殿中,脸上都是愤怒和担心交杂着。

为了不让亲朋和自己一起犯险,婉妍捆了亡生大殿所有人。

刚开始,宣奕他们还骂不绝口,一个个真气了个好歹。

但一天过去了,他们只觉得心如火焚,分外煎熬。

就在众人被死死捆着,却仍是都坐卧不安的时候,只见宣奕像是忽然怔住了一般,仿佛一座石像一般,连呼吸都屏住了。

“奕弟,你怎么了?”管济恒连忙问道。

宣奕的一双眼直直盯着一个方向,像是看见了鬼一样,缓缓道:“你们看”

众人都顺着宣奕的目光看去,落在了亡生大殿供奉的灵牌桌上。

在那桌上,从上至下,以三角形的形状,分三层摆了五座灵位。

而在灵案最下面的第四排的角落,放着一块簇新的灵牌。

不论是摆放还是崭新程度,这一块灵牌,都显得与另外五块格格不入。

之前,这灵牌上面写着“六代尊位”四字,在“六代”与“尊位”之间,空了两个字。

可不知道什么时候,那两个字的空位,居然被填上了。

填得严丝合缝,好似那两个字从来都在那里。

而众人在看到那两个字的时候,全都缄默了。

那块灵牌,是婉妍刚到亡生大殿时,万般无头绪之中,对着前辈们祷告,请她们为自己指明方向时,从灵案中毫无征兆掉下来的灵位。

虽然上面没有写名字,但所有人冥冥之中都能感觉到,这就是婉妍的灵位。

给未亡人立灵位,实在是太不吉利了。

大殿所有都不赞同把这灵牌摆上去,但婉妍执意要摆上去。

她说:“这就是前辈们给我的答案。

沙华,只有死,才能有生。”

就在众人望着灵牌出神的时候,只见明明紧闭门窗的大殿之中,忽然刮过一阵风。

一时,风声、沙声、燃烧声,一首悲壮凄凉的欢歌。

灵案两旁,长长两列近百根蜡烛,就随风摇曳,将烛火洒满阴森森的大殿。

尤其是照亮了那块崭新的灵牌。

上面赫然写着:

六代大君尊位。

大君毒尊。

。。。

当婉妍从空中落到地上时,想都没想,站都没站稳,就立刻踉踉跄跄向净释伽阑跑去。

边跑,婉妍边一挥手,头都没回。

在她身后,海啸一般的红色力量,被收回她的一掌之间了。

此时此刻,劫后余生的庆幸、死而复生的恍惚、还有期盼已久的沙华觉醒的快乐,通通没有出现在婉妍心间。

这一刻,婉妍心里,就只有一个念头:

太好了,太好了,太好了!

我还活着,我还有机会向你赎罪!

婉妍的身体差一点,就要被决力场撕碎。

此时,虽然沙华之力觉醒,但也只恢复了触发觉醒的心脏,身体的伤没有愈合。

但婉妍拖着无处不痛的身体,还是狂奔向了净释伽阑,模样狼狈地不像是毒尊。

这一刻,婉妍觉得这世间最幸福的事情,莫过于她可以没有阻碍地,奔向他。

“净释伽阑!净释伽阑!”

婉妍一点不减速地扑到净释伽阑身边,一边喊他,一边给他把脉,然后迅速将自己的力量,源源不断地渡给他。

当源源不断的力量,从婉妍的掌间丝滑地涌出,像是永远不会枯竭般时。

婉妍才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,我的沙华之力,真的觉醒了。

虽然净释伽阑的身体,已然是将颓的华楼,神仙难扶。

但是,作为曼珠神花的并蒂花,沙华既是最凶险的毒,亦是最难的药。

当婉妍将源源不断地,将沙华之力推入净释伽阑的身体后,他还是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一睁开眼,净释伽阑就看到了婉妍。

只一眼,一瞬的时间,就足够染红净释伽阑的眼。

现在是生是死,是安是危,净释伽阑什么都来不及想了。

他只顾得上一把将婉妍抱入怀中。

婉妍亦是双手穿过净释伽阑的腰间,也紧紧抱住了他。

这一个拥抱,实在太过艰难了。

哪怕是抱着净释伽阑,婉妍还是觉得心悸难平,轻轻握着净释伽阑的胳膊,将他小心翼翼地扶了起来,让自己能完完全全看着他的脸。

一张过于憔悴与凄清的面容,一根身残也掩盖不住的傲骨。

他就像是一首以哀怨为表,以万死不折为里的诗。

只是他眼角的那滴泪,婉妍一看就心碎,忍不住伸手,用指腹为他拭去。

就在婉妍的指腹,落在净释伽阑眼角的那一刻,婉妍自己的眼角,却多了一分冰凉的触感。

在两个人的心中,最怜惜的,永远是对方。

“小师父,蘅笠”

婉妍小声喃喃,欲笑还颦。

距离婉妍上一次唤这两个称呼,已经过了太久太久。

久到以至于净释伽阑闻声先是一怔,才道:“你都想起来了?”

婉妍点点头,牵住净释伽阑的手,低着头不敢再看他。

“我知道的太迟了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