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洁小说网>修真小说>道门念经人> 第280章 谈点生意走点路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280章 谈点生意走点路(1 / 1)

散去身上覆盖的无形神通青光,张闻风归剑入鞘,刚刚准备和走来的何广君说话,突然捂住左胸一阵剧烈咳嗽。

先前被何广君占先手逼迫着以命换命的一剑,他虽然有各种防护手段,终究还是被剑尖爆发的巨大撞击力量,震伤了脏腑,何广君打疯了棋逢对手之际哪会留手?

相比真正剑修用剑气和剑意淬炼的身躯,他差了不止一筹。

此时从止静心境中退出,顿时压制不住气息翻涌咳嗽起来。

云秋禾飞落身畔,狠狠瞪了一眼诧异的何广君,凑近张闻风低声问道:“我有几种疗伤丹药,你伤在哪里?”

她担心张观主别是去年旧伤复发。

张闻风摆摆手示意不用,默默念诵《太上说常清静经》,运气行功平复气血。

片刻后,排遣驱除脏腑间做乱的气息,伤势倒不打紧,慢慢地自行能够恢复。

朝远近围观好奇看着的修士微笑点头,张闻风取出一本翻得起毛边的册子,双手捧递给何广君,笑道:“物归原主,获益匪浅!”

没必要说谢。

何广君收起册子,恢复了木讷漫不经心表情,道:“你剑术练得不错,身躯淬炼差远了。听说你上次与封乘风切磋,控制不住剑术差点反噬伤了自身,你不肯走剑修路子,我手头刚好有一本淬炼身躯的拳经,送你练拳强身。”

从袖口摸出一本黑色封皮的册子。

张闻风摸索出自己的淬身法子,摇手推脱道:“无功不受禄……”

目光瞥到黑色封皮的白框内竖写着《九宫五行拳》字样,与他得到的《九宫飞星步》同样的笔迹,他立刻猜到,这本拳经是从岑三林手中赢来的那本秘笈,能够凑成一套,他的手便摇得不那么坚决。

何广君将拳经胡乱塞进张闻风手上,道:“你这人就是这点不讨喜,婆婆妈妈,做事情不爽利,什么‘无功’有功,今后多陪我打几架不就行了,算交换不算人情。”

云秋禾看不得何广君的嘴脸,无情揭穿嘲讽道:“你拿一本破拳经,换几次光明正大的出手拼命切磋机会,何广君你要是去做生意,坊市街铺子大半得关门。”

何广君扯起嘴角,露出招牌式皮笑肉不笑表情:“看破不说破,女人就喜欢斤斤计较。”见张闻风收了拳经,默认与他切磋的交换,他一挥手,很干脆道:“走起,天晴酒家喝酒去,沉思请客!”

平常他不会与人外出喝酒,嫌浪费练剑的时间。

再则和一大堆言语无味的人喝酒,哪有自个跑到屋顶上独自对月喝酒有意思?

今天这架打得高兴,舒坦到骨子里去了,他想与对剑术有奇特领悟的张观主多喝几杯,交流下剑术心得看法,当然旁边几个陪客不需要多话,只管出钱请客看着就行了。

沉思忙伸手做请:“都去,都去!”眼睛觑向一旁的云秋禾。

云秋禾半点不给面子,转身往回走:“张观主你们去吧,我不喜欢喝酒。”

何广君嘿嘿干笑:“她不去最好,咱们爷们喝得高兴。”

沉思差点气晕当场,几个大老爷们喝酒有个屁的意思?何师兄这倒忙帮得无可救药,他连补救机会都没有了。

云秋禾举起拳头又放下,她是打不过这个长着毒舌的剑疯子,要不然……哼哼,头也不回往东边走去,道:“张观主,明天我单独请你喝酒。”

她不和讨厌的人喝酒。

“闾子进还在灵兽棚子呆着,麻烦你帮我照应下。”

张闻风传音一句,他不便带着驴子去喝酒。

云秋禾比了个手势。

四个男子去州城有名的天晴酒家喝了一顿下午酒,一个半时辰才散场,期间主要是何广君与张闻风在交流练剑心得和对神通的领悟,厢房内两人以快子当剑,不时要比划几式,谈得热闹。

沉思喝闷酒插不上话,他也不想说话。

莫秀峰乐呵呵地不喝白不喝,百十年窖藏的碧露酒老贵了,得用灵气石结算。

酒局散去,暮色四合。

张闻风独自寻到坊市街,有两旁铺子的灯光照出,街上通亮,这个时辰逛街的男女修士比白天更多。

走到摆地摊的那片地儿,张闻风冲最边上盘坐的年轻汉子点头,扫一眼摊位上杂七杂八物品,那一堆混杂堆着的灵植种子,比上次少了。

年轻摊主早就忘记了这位打招呼的客人,每天人来人往的,他哪记得住,站起身热情道:“您选点什么?价格包您满意。”

“灵茶种子什么价?你别拿那些西贝货湖弄我。”

张闻风用下巴指了指那一堆几乎没有生机的灵植种子。

“哪能啊,您是老客,货肯定真,但是得这个价?”

年轻汉子伸出三个指头翻了翻。

张闻风不懂所谓老客之间的一套暗语,问道:“我要十颗,你给个实诚价,别玩虚的。”从袖口取出几颗他上次买的种子,亮了亮又收起来。

“您总共给五十枚灵气石,有几率出苗。”

年轻汉子认得地摊上售卖出去的“古董”灵植种子,面不改色心不跳,他用了“有几率出苗”的谨慎话术,也就是说出不了苗您别怪,这生意本来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。

“不落地还你价格,货拿来我看看。”

“好嘞,您稍等!”

年轻汉子叫过附近闲逛的一个中年汉子,传音几句。

不多时,中年汉子拿来了小包装着的种子。

征得年轻摊主同意,张闻风不客气地将一包种子里生机最好的十颗挑走,还不到冬天,正好可以培育秋苗,明年有夏茶喝。

钱货两讫,张闻风又低声问道:“灵桃和灵李子的种子怎么卖?”

他想探探行情,道观的灵桃、灵李子树已经长得有碗口粗丈余高,枝叶繁茂。

年轻摊主嘿嘿笑着拒绝:“还真没有,您再看看其它家。”

张闻风点点头,转身走人,赚钱的生意有人做,杀头的生意没人敢当街做,大宗门将灵植种子把得严格。

他把坊市街铺子逛了一遍,几家丹铺都没有能够辅助元炁破境的丹药出售。

现阶段,即使有好丹药好东西,各宗门都是尽自己人先用。

出门时候,莫夜出现在他身边。

长夜漫漫,便带着莫夜在有灯光的主街闲逛,买了好多泥娃娃、布偶之类,莫夜很好打发,抱着一堆孩子玩的玩具玩一路。

找一家气派的客栈包一个院子下塌。

第二天去道录分院将驴子接上,拒绝云秋禾一定要请客的心意,将打坏斗剑台禁制赔偿的一百灵气石交了,两人一驴逛了大半天,品尝美酒,这个是驴子强烈要求,品尝独特风味美食,优哉游哉出城,一路游山玩水往回走。

他们不赶时间,月底前回道观就成。

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胸中脱去尘浊,自然丘壑内营。

……

(我说停电了你们肯定会相信,真的!)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